主页 > 薄膜技术 >

李斌的“蔚来”危机

2019-08-19 17:24

  几天前互联网造车的江湖精彩非凡!

  去年8月,小鹏汽车的何小鹏信誓旦旦,新造车公司今年没有能够交付1万台车的。蔚来汽车的李斌不甘示弱,拍拍胸脯说,“今年(2018年)交付一万台没问题”。

  后来这场赌局以李斌的胜利而告终,截至2018年12月31日,蔚来的第一款量产车ES8累计交付11,348辆,其中3,318辆于12月交付。加上蔚来汽车在纽交所上市,2018年可谓是双喜临门。

  在烧了上百亿的钱之后,本以为就此走上正轨,但是近期坏消息却接踵而至。

  2018财报显示全年净亏损96亿元,近期市值暴跌42亿美元,蔚来的股价从最高10.64美元腰斩到5.44美元,跌破其发行价6.26美元。这次暴跌正是始于蔚来财报公布的当天,亏损持续扩大,似乎让投资者失去了耐心。

  今年1月和2月蔚来向用户交付了1805台和811台蔚来ES8,远低于去年12月的3318辆。预计一季度将交付3500~3800台,与去年四季度相比,销量下降50%以上。

  另外还有一件让人大跌眼镜的事,最近蔚来发生了一场由裁员引发的“血案”,蔚来前员工匿名指控蔚来交付的1万台车,有相当一部分比例是被内部员工消化。

  一场自导自演的好戏?

  3月21日,凌晨四点左右,知乎上一名昵称为“紙孩子”的用户,自称是蔚来的前员工,并爆料称蔚来开始裁员,同时爆料称蔚来2018年交付一万辆车辆有猫腻,多数系内部员工自购。

  关于李斌和何小鹏去年的那场赌局,“紙孩子”开门见山地说:“自导自演好玩吗?员工买了多少!退车又有多少,心里没点数吗?”接下来的故事就精彩了。

  “紙孩子”直言蔚来为了能在2018年交付出一万台,出了一个对策,就是让员工买车,公司分三年回租。员工以46万的价格购买一辆蔚来ES8,公司用三年时间回租这台车,每月一万五,三年就是54万。对员工来说,三年后不仅得到了一辆车,还白赚了8万元。

  “紙孩子”愤怒地说:“2018年潇洒的过去了!2019年就开始了一场卸磨杀驴的屠杀!”不知道是否在暗指员工买车后被公司无情辞退,如果被裁,三年的回租又是否能继续进行?

  当然了,这也只是其个人的一面之词,其蔚来员工的身份也无从查证。不过从今天蔚来的回应来看,要求员工购车是确有其事,但员工买车数量仅为300多台,不存在让员工买一万台的情况。

  蔚来汽车称,所谓“销量作假”及“大幅裁员”"纯属捏造。截止2019年2月底,蔚来共交付13964台ES8,其中员工自行购买和购买后与公司共享的ES8占比仅2%。

  弯道超车只会翻车?

  常有人开玩笑说,互联网造车要么造不出来,要么造出来也卖不出去。看起来,蔚来汽车似乎这两点都做到了,但在购买蔚来ES8的车主口中,这台噱头十足的新能源车却问题频出。

  就在春节前夕,一名车主驾驶蔚来ES8行驶到北京长安街路口时,汽车弹出可以升级系统的信息,该车主同意了升级操作。据车主描述,车辆突然就全黑了,开始了漫长的一个多小时的升级,汽车在长安街上停着,一动不动,警察来了一波又一波,车窗户都摇不下来。

  而在“长安街”事件之前,有蔚来车主也爆料,经历过一次系统死机,车把手弹不出来,钥匙也打不开车门,孩子被锁在车内大哭,所幸后来经过引导才让惊慌的孩子学会自己从车内操作后打开车门脱险。

  除了系统死机外,蔚来汽车的续航能力也是老生常谈的问题。蔚来官方宣称综合续航里程355公里,但多位车主投诉,实际续航却只有200公里左右。有评论表示,加上温度、空调等变量,实际续航能力可能更低。

  即使被各种吐槽,在3月5日的财报电话会议上,李斌还是自豪地说:“一些自媒体对蔚来的评价哗众取宠,但是买了蔚来汽车的用户评价都非常高。”有人会奇怪,连正常行驶都做不到的“垃圾”车,是怎么做到高评价的,这就不得不说到蔚来的“高明”之处了。

  据说,每位蔚来车主都有专属微信群,24小时贴身服务,道路上发生问题,蔚来团队第一时间赶到。而且,蔚来是国内首家提供充电车服务的企业,如果蔚来汽车行驶到充电桩未能覆盖区域,可以申请移动加电车加电服务,有人戏称是千里送电的“奶妈车”。

  但让人哭笑不得的是,蔚来的充电车实际上是台柴油车。用柴油车来给电动车充电,也就蔚来敢这么干了!曾有知名汽车博主,在冬季驾驶蔚来去一趟东北,最后得出结论,蔚来每行驶100公里,要消耗35~40升柴油,并以此来嘲讽蔚来的环保理念。

  春节前蔚来又公布,其充电车的服务将面向其他品牌电动车同时提供,收费380元/次。国家为了支持新能源汽车,提供了大量的补贴,被蔚来这么一搞,不知道有关部门会怎么想。

  环保问题姑且不谈,这项服务本身就是个烧钱的无底洞,蔚来ES8只交付了1.5万台,而一台充电车就需要两名员工,如果要做到24小时贴身服务,得配套多么庞大的服务体系。

  此外,蔚来在门店上也很舍得花钱。蔚来汽车的门店,都在城市最繁华处例如上海中心、太古汇、北京东方广场等,动辄占地1000平方米,号称单店投入8000万至上亿元。但是说实在的,就蔚来目前的销量,完全不需要如此多的门店,这些门店更像是一所科技体验馆。

  当然了,蔚来本身也是不差钱的主,从成立到上市融资已经有9轮之多,IPO之前已经融资超过22亿美元,而在公开发行后又融资了10亿美元,今年年初又进行了一轮6.5亿美元的债权融资,折合成人民币,蔚来汽车累计融资至少有260亿元。

  不过在2018年亏损近百亿元后,蔚来也感受到了资金压力,财报显示,蔚来2016年、2017年、2018年分别亏损25.73亿元、50.21元、96.39亿元,三年共亏172个亿。把融资金额减去亏损金额,蔚来账面上大约只剩80多亿,若按照2018年Q4的标准,这些钱仅够烧半年。

  巨大的资金压力下,蔚来筹谋2年的蔚来上海建厂计划宣告取消,依然需要依靠江淮蔚来工厂的代工。

  在很多人看来,新能源汽车烧钱是必经阶段,特斯拉到现在也还没有赚到一分钱。但我们通过对比蔚来与特斯拉不同阶段的财报,双方烧钱的“能力”差了几个量级。可以看到,蔚来的销售及行政费用已经是销售收入的1.1倍,特斯拉只能望尘莫及。

  而这些烧了的钱,目前来看回报率并不高。互联网行业怎么烧钱才值,就拿滴滴来说,尽管年年亏损,但是烧钱换来了90%的市占率就会有人说它值。但是蔚来呢,烧了钱换来的是销量的不断走低。

  进入2019年,蔚来汽车ES8相比2018年12月在同价位车型和SUV中市场份额显著下滑,在同价位车型中市场份额下滑63.6%,在SUV中份额下滑59.4%。

  蔚来APP用户活跃数也在下降。艾瑞数据显示,蔚来app月度独立设备数从去年12月的11万台下降至2月的6万台;七麦数据显示,蔚来app在iPhone app store生活类app的排名从143名下跌至408名,用户流失明显。

  今年的坏消息还不止于此,早在1月12日工信部部长苗圩透露,相关部门正在抓紧研究制定2019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虽然最终补贴政策还未出台,但市场普遍预期今年要减少三至五成的补贴,由此带来的影响不容小觑。包括小鹏和威马等已经公布了涨价安排。

  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这个领域产品已经逐步脱离政策导向而转向完全的市场竞争,当潮水褪去后,造车新势力必须要用实力与品质去和传统厂商、同行在同一舞台竞技。

  北大教授、经济学者何帆在他的新书《变量》中写道:“汽车是集成度最高的民用产品,内部构造非常复杂,大量的器件必须紧密、精准地联动,互相配合,任何一个小的器件出现问题都会牵一发而动全身。”

  对于汽车行业来说,真正的核心技术和价值在于整个制造流程和制造体系。互联网行业精通面向消费者的技术,但疏于生产流程、生产工艺的技术。传统车商在安全性能、制造工艺、制造流程等方面积累下来的数据库,是不可能被迅速赶超的。

  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也认为:“2017年全球企业研发投入50强(中国仅华为一家),汽车厂商有13家进入。对于传统汽车厂商而言,一旦某天卖新能源比传统汽车更赚钱,翻牌即是。”他更是直言,互联网造车的技术积累十分可怜,弯道超车只会翻车。

  李斌和他的朋友们

  如果要问蔚来汽车为什么能够融资超过260亿元,唯一的原因就是蔚来的创始人李斌。

  1974年出生的李斌,是刘强东的同龄人,二人的经历也十分相似,都来自农村,都在高考后“乌鸦变凤凰”,刘强东进入了中国人民大学,李斌更厉害,进入北大攻读社会学。

  1996年互联网刚刚进入中国,李斌就开始在互联网创业,并成立了北京南极科技公司,后来他参与创办了当当网的前身“科文书业”。2000年李斌又创立了国内最早的汽车网站之一易车网。

  中间经历了互联网泡沫,李斌到2004年才开始正式为易车网寻找风险投资,这时他认识刚刚加入君联资本一年的刘二海。

  两人见了一面后,刘二海给了李斌投资意向书。在易车上市前一共进行了四次融资,君联资本投了三轮。2010年易车网上市,股价迅速飙升,刘二海和君联资本赚了个盆满钵盈。

  在刘二海心中,好友李斌是他最欣赏的创业者,“他非常敏感和聪明。作为连续成功的创业者,他并没有停留在原有的功劳簿上,而是不断积极进取、发现新机会。”后来,刘二海又坚定的投资了蔚来和摩拜。

  同时李斌也有了一个新的身份——投资人,近年来投资了易鑫集团、考拉FM、嘀嗒拼车、优信二手车、首汽约车等项目,而让他赚的最多的是胡玮炜的摩拜单车。

  听过胡玮炜创业故事的人,应该都知道5年前胡女士还是一位月薪不过万的女记者,而遇到李斌是她人生的最大转折点。

  不仅共享单车的点子来自李斌,就连摩拜这个名字也是李斌取得。2015年,李斌找来王晓峰加入后,统管摩拜的所有事务。摩拜一共100多亿元的融资,也基本都是依靠李斌以及李斌的个人影响力、朋友关系获得的。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一年前摩拜作价27亿美元卖身美团,这个价格低于此前一轮融资的估值。之所以自降身价,是因为当时的摩拜已经千疮百孔,债务超过10亿美元。出手摩拜这个烫手山芋,套现几亿美元,不仅投资回报周期短,收益更是不菲。

  李斌的另一位重要朋友则是刘强东,据说还是通过她的太太王屹芝和章泽天的这层关系。当年为了帮助蔚来融资,王屹芝约上章泽天,攒了一个刘强东与自己丈夫的饭局,吃着聊着刘强东就成了蔚来的投资人之一。

  2017年底的NIO Day蔚来日上,主持人出身的王屹芝采访起了章泽天。“你老公来我们家,吃了顿饭,他花了15分钟来介绍他对蔚来汽车的想法,我老公花了10秒钟的时间说Yes!”

  根据官方介绍,蔚来汽车由李斌、刘强东、李想、腾讯、高瓴资本、顺为资本等联合发起创立。此后数年间,蔚来吸引了淡马锡、百度资本、红杉、厚朴、联想集团、华平、TPG、GIC、IDG、愉悦资本等数十家知名机构投资。

  在丰富的创业经历、高质量的人脉资源和过往的成功经历加持下,在投资人眼里,李斌就意味着成功。“所有人都相信李斌,因为他们都从李斌身上赚到过钱。”有媒体如此评价。事实也的确如此,从易车网到摩拜单车,李斌都让投资他的投资人赚的盆满钵满。

  但是近年来李斌创业的项目似乎还没有一家实现盈利的,美团2018年年报显示,经调整亏损净额-85.17亿元,其中,-45.50亿元由摩拜贡献。就连让李斌功成名就的易车网,也在2015年之后连续亏损,股价从最高点下跌了80%以上,竞争对手汽车之家的股价则不断走高。

  去年在蔚来赴美上市前,就有人预测,蔚来最大估值周期就在2017年发布会到正式交车期间。一旦交车半年之后,其估值很可能犹如烟火般璀璨之后,迎来一段时间的低谷期。而今年的股市表现果然应验,百亿美元的市值缩水42亿美元。

  最后不禁要问一句,李斌的“蔚来”到底在哪儿?这一次,李斌还能让他的朋友们赚钱吗?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所属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环球光伏网”,违者本网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力。凡转载文章,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

  延伸阅读

相关文章推荐
精彩推荐 更多>>
中山大学太阳能系统研究所所长沈
信义玻璃连续两日增持信义能源 持
东旭蓝天遭深交所问询 质疑资金状
协鑫集成周英杰:铸锭单晶或成光
25亿!隆基再投年产10GW单晶硅棒建
文章推荐